為什麼我們堅持無添加高果糖糖漿


ePre13D

高果糖糖漿(High-fructose corn syrup,HFCS)又稱高果糖玉米糖漿 [註1],是玉米澱粉酶水解後,將一部份的葡萄糖轉化成果糖,製成一種水溶液狀的甜味劑,依其果糖含量又可分為三種,其中用 於碳酸飲料的 HFCS55 號(55% 果糖、42% 葡萄糖)最為常見,還有常見於發酵烘焙食品的 HFCS42 號(42% 果糖、53% 葡萄糖)。在美國食品工業上因為蔗糖的短缺與高價格,導致這種由基改玉米製造而成的低成本甘味劑被廣泛應用在在烘焙的麵包、糕點、含糖飲料等現代食品上,許多醫師強調應該少吃。

mKLppfN

galleryhip.com

引發第二型糖尿病

這種甘味劑可怕的是,一般砂糖進入人體,需要一段時間才被分解為葡萄糖與果糖,但是高果糖糖漿因為一開始就已分解為二,飲用後立刻被人體吸收,導致血糖值急速上昇。研究上指出,高果糖玉米糖漿的大量使用與肥胖,以及第二型糖尿病的罹患率有顯著相關,有可能成為一個嚴重的全球性公共衛生問題。(廣泛使用高果糖玉米糖漿的國家跟少用高果糖玉米糖漿的國家相比,第二型糖尿病患者的人數增加了二成,這是相當驚人的數字。)

另外,美國的流行病學研究也發現,高果糖玉米糖漿消費量的增加及長時間的使用與美國人肥胖症增加相符,同時期其他糖類的使用量亦明顯減少,因此推論高果糖玉米糖漿食用過量可能引發肥胖問題。

LgzBHdH

過量高果糖糖漿造成脂肪肝、心血管疾病和痛風

高果糖玉米糖漿,含有高比例的果糖。人體代謝果糖的途徑與葡萄糖不同,果糖主要在肝臟中進行,所以,更容易被轉化成脂肪,有可能助長脂肪肝的形成。

一直到 1985 年左右,一些研究開始發現,純果糖的代謝路徑容易在肝臟中轉換成三酸甘油酯,進而在肝臟中堆積成脂肪。此外,純果糖也容易在肝臟代謝的過程中,容易產生中間產物「腺嘌呤」。嘌呤也稱為普林,最後會代謝成尿酸。因此,攝食過多的純果糖,會讓身體脂質代謝異常,增加痛風、脂肪肝的風險等。

前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曾表示,高果糖糖漿吃過量,將在肝臟及肌肉中累積成脂肪肝,脂肪肝患者約有 10% 會變成肝硬化,健康人每天攝入每公斤體重 3 公克,連續 6 天,就可能累積成脂肪肝,以 60 公斤男性為例,每天吃 180 公克的高果糖,連續 6 天就可能累積脂肪肝。曾經有學者分析 400 個肝切片,評估其發炎以及纖維化的程度。發現肝臟發炎以及纖維化程度,跟每日攝取的玉米果糖成正比。

雖然果糖在人體內代謝時不需要胰島素的幫忙,乍看似乎對糖尿病患者有利,但其代謝過程卻明顯增加了脂肪的合成。於動物實驗中發現,過量攝取果糖會增加血液三酸甘油酯甚至引發脂肪肝的問題。自 1970 年起至 1990 年,美國方面的資料顯示,HFCS的消耗量增加了 10 倍!,是所有其他食物之冠。學者認為,HFCS 不像葡萄糖會刺激胰島素及瘦素(leptin)的產生(這兩種荷爾蒙正是調節人體「攝食量」和「體重」的關鍵因子),又刺激飢餓激素(ghrelin)的分泌,可能因此提升食慾、增加進食量、 抑制體內的微量元素鉻,造成胰島素抗性(正三價的鉻在維持血糖、胰島素和膽固醇的正常水平上有重要的作用),導致肥胖、第二型糖尿病、血脂異常的發生。

換句話說,高果糖糖漿沒辦法讓民眾產生飽足感,民眾會因此再去攝取其他食物,造成肥胖,而後續的研究也不斷證實其相關性。針對不同族群、性別的研究仍陸續發表,除血糖、血脂肪、血壓、痛風的相關性外,也有學者推測,精緻糖的攝取量增加,尤其是 HFCS,可能會增加罹患老年癡呆的風險。2008 年胰臟癌細胞實驗研究也初步發現,胰臟癌細胞代謝果糖的速度高於葡萄糖,因此,果糖也可能會誘導胰臟癌細胞分化,因而促進胰臟癌細胞生長。

所以,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堅持不挑含有高果糖糖漿產品的原因,為了讀者們的健康,我們會更加努力做好產品的把關!

K8YJpns

medicalinsurance.org

註一:高果糖糖漿,又稱高果糖玉米糖漿或葡萄糖果糖液糖,我們在挑選產品上只要有同樣化學結構式的名稱,或是類似結構的高果糖物質,我們都會將之篩選排除在外

喜歡,按讚給我們穀粒(嚼嚼)